跑狗六合图库

邮箱:http://www.51549b.com/#maliao
电话:http://www.51549b.com/#maliao
传真:http://www.51549b.com/#maliao
手机:http://www.51549b.com/#maliao
地址:http://www.51549b.com/#maliao

许子东:我们不必那么崇拜、看中诺贝尔奖

作者:采集侠 时间:2019-06-09 16:58

  许子东。 资料图

  1980年代,(左起)钱理群、赵园、吴福辉、雷达、吴亮、凌宇(前)、许子东(后)、李庆西登山合影。资料图

  许子东(中)资料图

  法治周末记者 张贵志

  许子东,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主任,在凤凰卫视栏目“锵锵三人行”当嘉宾10多年,人们曾一度称他越界成为了电视媒介人。

  许子东不是很认同这种称呼,他认为“教书”“上课”才是他的主业;录制电视节目每次只需要两小时,顶多就算个副业。

  许子东1954年出生在上海,在上小学最后一年,加入当年的“造反”队伍,但因其家被抄三次,他很快丧失了“造反”资格。1970年4月,他插队到江西广昌甘州公社千善大队古坊生产队。

  1977年年底,许子东报考了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文学研究生,主要研究领域是郁达夫。后因结集出版《郁达夫新论》一书,许子东在29岁被破格提升为副教授。

  1990年9月,已经是副教授的许子东到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攻读博士学位,开始研究张爱玲。1993年进入香港岭南大学任教。许子东说,他进入香港岭南大学任教后,“我就懒了,不愿意再回美国拿学位,因为还要考法文,写报告。因为你不拿博士学位就不能做教授,所以我就在港大读博士,拿到博士学位的时候,我的那些原来写作的朋友都已经是博导了”。

  许子东虽说自己“懒”,但他在自己的领域里一直没停歇过,陆陆续续地完成了《为了忘却的集体记忆——解读50篇文革小说》《香港短篇小说初探》《张爱玲的文学史意义》等作品。

  他刚开始上电视节目时,也曾有两派意见,但在许子东看来,面对这么一个世界,如果只是读书,作为知识分子的责任都不尽,这个也说不过去。近日,就关于当下的文学批评和文学创作现象,法治周末记者采访了许子东。

  中国的文学批评现在是最软弱的时候

  法治周末:你一直关注和从事中国文学的评论,请你谈谈我们中国的文学评论现在是一个什么状况?

  许子东:客观地来说,现在有没有像朱光潜、王国维这样的人。但是李泽厚还健在,洪子诚也是很好的学者。应该说,在这100年来中国的文学批评,现在是最软弱的时候。

  法治周末:为什么这样说?

  许子东:我曾从100年文学批评发展的角度对中国现代文学批评分了几个类型。

  简单地说,1920年代的时候,作家跟作家之间的批评还是比较尖锐的,甚至都可以互相骂来骂去。

  1930年代以后,因为有左联等的介入,作家之间的批评就演变成了不同派别之间的斗争。

  到1940年代以后,文学批评基本上变成批判的一种方式了。这个曾经一度也非常有利,这个情况一直发展到文革结束的1980年代。

  1980年代,我个人觉得文学批评是有一个复苏的。因为那时,主流的观点有争论,上层的观点,也不太统一,有周扬这一派,也有胡乔木那一派,大家的观点不统一。所以那个时候,不仅是作协系统的批评家有年轻的新的血液,学院里也出现了一些对当代文学的介入。

  所以1980年代一度有一个当代文学批评的繁荣。而且还有一个情况,就是当时很多批评家跟作家同声同气,包括寻根文学、先锋派。那是作家跟批评家一起创造的。

  法治周末:那么到了1990年代呢?

  许子东:1990年代以后,纯文学的文学批评就衰落下去了。

  这个有很多原因,一个原因是,文学批评的主要力量被吸引到学院里去了。而学院又因为项目、基金,这些很功利的方面,不愿意直接干预当代文学。所以,学院里的文学批评越来越偏重理论,跟当代文学又比较脱钩了。现在你看大学里的教授,你说他们对王安忆、贾平凹这些人有多大的影响就谈不上了。

  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因为商业化,我想这个是非常主要的原因。如果说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文学批评是作家跟批评家之间的互动。四五十年代是政治家跟作家之间的交流工具。那么今天的文学批评很大程度上,是文化工业的一个环节。很多书评都是出版机构要出书的时候,约人写的。这样一种文化生产机制里的批评,其实就是表扬多批评少。

  这个就是我大概的一个梳理,我把文学批评分成作家当中的一种批评、政治团体的一种批评、学院的一种批评和市场出版环节的一种批评。这四种批评在100年里面有个互相起伏、替换的经过。

  到今天为止,我们看到作家、批评家现在一团和气了,没有什么流派、帮派,这种竞争完全没有了。那么只剩下第四种,就是市场的运作。所以我说100年来,中国文学批评现在是最薄弱的时候。

  法治周末:据你所知,国外的文学评论是怎样的?